Friday, March 4, 2011

趙氏孤兒

春秋時候,晉國的晉靈公有兩名大臣︱︱一文一武,文臣趙盾武臣屠岸賈。趙、屠不和,屠陰險毒辣,要謀害趙而大權獨攬。

屠指使武士去行刺,武士良心未泯,觸樹自盡。屠又訓練惡犬,去咬死趙,幸得士把犬擊斃而逃脫;但馬車車輪被破壞了,又幸得前曾搭救的餓夫之助,未遭毒手。

屠仍不罷休,向靈公進讒,靈公下令將趙家三百口滿門抄斬。趙的兒子趙朔是駙馬,屠假靈公之命,送去弓弦、毒酒和短刃賜死,朔以短刃自殺。公主有一遺腹子,交給了門下醫師程嬰,便自縊。程把孤兒藏在藥箱,看守宮門的韓厥與盾有舊交,放走了他們而自刎。

為了斬草除根,屠搜索孤兒甚急,又假傳靈公意旨,如三天內未能搜獲,便把晉國境內半歲以下一月以上的嬰兒,全部殺掉。程帶孤兒,去找已退隱的好友公孫杵臼,商量拯救之計。杵臼說:我已七十歲,恐怕未能把孤兒撫養成人;你才四十五歲,重任只好交託給你。兩人決定:程把剛出世的兒子,與孤兒調換,自己的兒子當作孤兒,孤兒當作自己的兒子,然後向屠告發杵臼收藏了孤兒。屠處死了杵臼和被當作孤兒的程的兒子。程立了此功,成為屠的親信,孤兒也被屠認作義子,原名程勃,義名屠成。

二十年過去了,勃已長大。他非常聰明,又得義父傳授武功,武功還在其上,可謂文武雙全。屠心很高興,覺得有這個義子的幫助,遲早可篡奪靈公之位。程嬰也看出靈公已顧忌屠的野心,知道復仇的時機成熟了。

勃日間習武,晚上回家向父親程嬰習文。程把二十年前的那一段血海深仇,畫成圖畫,特別畫出曾為趙家而犧牲的八個義士。畫卷放在書房,勃翻開來看,心中滿是疑團,便追問其中的原委。程便把那悲慘的往事告訴他,他才知道自己原來是趙氏孤兒。

他們去稟告靈公,靈公已有心翦除屠岸賈,但害怕屠兵權在手,便派勃去攔途突襲,捉拿了屠。示眾後,勃親自將其手刃。靈公讓勃復用原姓,並賜名為趙武,封為大將。程嬰也得到重賞,安享晚年。

根據史實而有所增飾,紀君祥(元)寫了雜劇《冤報冤趙氏孤兒》,又名《趙氏孤兒大報仇》;徐元(明)再本此劇,改編為傳奇《八義記》。

二百多年前,此劇被改編譯為法語並上演。

1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