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rch 4, 2011

雪擁藍關馬不前

「古文八大家」之一的韓愈,詩也寫得很好,最為傳誦的,是七律《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》。

唐憲宗元和十四年(819),派人把原供奉在歧山縣法門寺的佛骨迎入京。所謂「佛骨」,是釋迦牟尼的一節中指骨。一時佛教大盛,許多人聯群結隊去迎佛骨,更有燒掉手指以示至誠的。韓愈信奉儒家,一貫排佛,毅然寫了《論佛骨表》,呈奉憲宗。他說:歷史上一些國君奉佛求福,不但得不到福,還招了禍,有的早死,有的亡國。憲宗看了奏疏,大怒,要把韓愈處極刑。幸得皇親國戚、高官顯貴求情,才改被貶為潮陽刺史。

往潮陽途中,路經粵北的秦嶺藍關,他的侄孫韓湘,遠遠趕來追上了,為他送行。韓湘是他的二哥韓介的孫,亦是與鐵拐李、漢鍾離、張果老、何仙姑、藍采和、呂洞賓、曹國舅並稱的八仙之一。這七律是韓愈贈給韓湘的,如下:

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貶潮陽路八千。欲為聖明除弊事,肯將衰朽惜殘年。雲橫秦嶺家何在?雪擁藍關馬不前。知汝遠來應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邊。

註釋。左遷:被貶降級。一封:指《論佛骨表》。朝奏:早上呈奏。九重天:最高當局,指皇帝唐憲宗。衰朽、殘年:指自己已年老。秦嶺、藍關:均在粵北,入粵必經之地。瘴江:指潮陽,今潮州,當時屬時疫流行之地。

語譯。早上,我把《論佛骨表》呈交給皇上;晚上,我便被貶到離長安八千里路遠的潮陽。我上表,只是為了要朝廷革除弊政,這樣做雖然危險,但我也不願愛惜自己的衰弱身體和老邁殘年而不去做。來到了這裏,眼前的秦嶺被密雲掩蓋而看不見,離得更遠的家鄉,就更加看不見而不知在何處了。大雪紛飛,在這藍關的路上,厚雪阻路,使馬兒難於前行。我知道你從遠處趕來送我,有着深情厚意。你大抵會想到,再見我的時候,是到滿是瘴氣的潮陽,去收我的屍骨了。

全詩敍事、寫景、抒情,融合為一。「雪積秦嶺家何在?雪擁藍關馬不前」一聯最為人熟識,意境高遠,耐人尋味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