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rch 4, 2011

孔子談交友

「孔子曰:『益者三友,損者三友。友直,友諒,友多聞,益矣。友便辟, 友善柔, 友便佞, 損矣。』」(《論語.季氏》)註釋。直:正直。諒:信實。多聞:見識廣博。便辟:諂媚奉承。善柔:當面恭維,背後譭謗。便佞:誇誇其談。

語譯。孔子說:「有益的朋友有三種,有害的朋友也有三種。與正直的人做朋友,與信實的人做朋友,與見識廣博的人做朋友,便會得益。與諂媚奉承的人做朋友,與當面恭維卻背後譭謗的人做朋友,與誇誇其談的人做朋友,便會受害。」

從語氣上來看, 孔子認為:「直」、「諒」、「多聞」,只具備其中的一個條件的朋友,都會使你得益。我卻以為: 「直」與「諒」是首要,而且是必需的,至於「多聞」倘也具備,當然更好;假如只是「多聞」,而不「直」不「諒」,未必是益友,甚或會使你受害。我把品德放在首位, 「多聞」卻是稍次。你以為如何?

再來說損友。「便辟」、「善柔」、「便佞」都是表面上的態度,特別是在言語上,沒有涉及做壞事的具體行為。孔子為什麼這樣說呢?大抵做壞事的具體行為,一時未必容易察覺發現;表面上的態度和言語,卻很容易使你迷惑受騙上釣。不少人都喜歡諂媚奉承和當面恭維,識不破誇誇其談,因而受害。孔子的話,是要我們透過表面的態度和言語,去認識其人的本質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教導。

孔子還說過這樣的兩句話。《論語.子路》:「剛、毅、木、訥、近仁。」(剛強、果決、樸質、不輕易說話,有這四種品德的人,便近於仁德了。)《論語.學而》:「巧言令色,鮮矣仁!」(花言巧語,偽善的面貌,這樣的人,仁德是不會多的。)這兩句話,可以作為他對益友損友的補充, 「木、訥」和「巧言令色」都與表面上的態度和言語有關。

不但交友,在工作中對人的認識也很重要。工作必須與人合作,要有夥伴;能夠認識人,才能找得好的合作夥伴。孔子閱歷深,洞明世事,他的話是寶貴的經驗。

1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