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February 1, 2010

士不可以不弘毅

「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」語出《論語.泰伯》,原文是: 「曾子曰: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仁以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後已,不亦遠乎?」曾子說的這段話翻譯成現代漢語就是,曾子說:「讀書人不可不志向遠大,意志堅強,因為他肩負重任,路途遙遠。以實行仁道為已任,不是很重大嗎?直到死才能甘休,不是很遙遠嗎?要擔負這樣的使命,沒有堅毅宏大的品格是不行的。」 「士」是對讀書人的統稱,曾子是孔子的弟子,他著有《大學》和《孝經》等儒家經典,後世儒家尊他為「宗聖」。他認為讀書人不可以不胸寬大度,意志剛強堅韌,因為他重任在身而路程遙遠。
如果一個讀書人雖然飽讀詩書但卻沒有堅強的意志,狹隘的心胸遇到困難時就會中途退縮。做事沒有自己的意見和原則,那他就是一個懦弱無剛的人。試想一個懦弱無剛的人怎能為國家,為社會承擔起應盡的責任?這樣的責任沉重而久遠,這是由心中懷著堅強意志的讀書人實踐仁道理想決定的。孔子所講的仁道,精神就在於以仁愛的態度來對待國家、社會和別人,為此就要承擔起救世救人的責任。而曾子在進行仁德教育的同時特別強調人生的理想和堅定的意志。所以我也經常對年輕的學生們講:要想承擔對國家、社會與家庭的責任,必須要有「弘毅」。讀書人必須有遠大的抱負和堅強的意志,因為他對社會責任重大,要走的路很長。弘毅就是抱負遠大,意志堅強。對一個想要有所作為的人來說,遠大的抱負、堅強的意志,是缺一不可的。 
曾子的這兩句名言後來就演化成了中國儒家人格中的所謂「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」。換一種表述就是「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」。一個人在顯達的時候能以天下為己任,而在困窘之時還不放棄個人修養,還能心懷天下,這就是君子所為了。在孔子之後,中國古代有許多名士當自己窮極潦倒的時候,還念念不忘蒼生黎民。詩聖杜甫在自己的茅屋僅能容身,破敗漏雨之時,他想的卻是「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」;范仲淹認為一個士人不論是「居廟堂之高」還是「處江湖之遠」,都應該繫念天下君民,都應當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。這樣博大的胸懷與這樣高遠的志向,都是源自於孔子的《論語》和曾子的「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」

1 comment: